名城蘇州 滾動 蘇州 原創 民聲匯 專題 國內 國際 社會 評論 圖片 視頻
蘇州“繡郎”28幅蘇繡“驚豔”亮相
時間:2020-11-28 22:58:28 來源:看蘇州移動端

  【申通快遞香港門市】

  “嘖嘖,太細膩了,色系特別明亮、層次感太分明瞭,像真的油畫一樣”,今天(11月28日),2020中國(蘇州)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上,蘇州“繡郎”沈德龍捧出的28幅蘇繡精品,引得觀展市民頻頻駐足欣賞。

  

  老蘇州説“想起家的味道”

  上午10點,展館裏已是人流如織。在展館入口處一個名為“古吳繡皇”的展區,不少市民都駐足停留,仔細欣賞起來。

  

  

  “這光影、這針腳、這層次感,太有感覺了”,老蘇州水中月今天一大早,特地從木瀆趕來觀展,他拿出手機對着一幅名為《神曲》的繡品按起快門,嘴裏還唸唸有詞。這幅《神曲》,是沈德龍耗費十年光陰,匠心孕育,也曾獲得南京《藝博杯》特別金獎。

  

  

  “以前家裏條件不好,家裏十口人,全靠這個蘇繡養活。小時候半夜起牀上廁所,還看見媽媽在刺繡”,水中月告訴看蘇州記者,“蘇繡不僅是蘇州人要好好傳承的技藝,也是要弘揚的文化,可惜現在能專心坐下來刺繡的年輕人不多,今天看到這些作品,太驚豔了。”

  

  一位貌似懂些許針法的徐先生盯着一幅《豐收》繡品,仔細研究起來,“這籬笆裏的顏色層次這麼分明,是怎麼做到的?看着像亂針針法,又好像還有別的針法融合在裏面,這麼細膩,太厲害了!”

  

  28幅作品 “匠心”在背後

  市民們看到的這些繡品,正是繡郎沈德龍此次捧出的精品。

  這幅作品《回眸》首次挑戰人物肖像,也是首次公開亮相。

  

  空白的塔夫綢上,沈大師以線代色,以針代筆,將素描的繪畫原理與刺繡技藝相結合。虛實繡,平繡、絞針……變換自如,疏密有至,色彩自然過渡。“頭髮與臉部採用了我獨創的三散針法,繡制五官的輪廓和眼神時,用線為2絲~2毛毛,針距短0.2~0.01cm。”沈德龍説,這讓回眸一瞬間的少女情懷,顯得惟妙惟肖。

  

  師徒合力,作品《聖女》有了新生命。維也納畫家克林姆特的這幅作品,遇見了蘇繡居然有了特別的意境,它即將參加今年的《藝博杯》比賽。

  

  “克林姆特的作品色彩搭配、筆觸運用,畫面的裝飾性都很強 ,帶有後期印象派的感覺。”沈德龍説,“要體現這種裝飾性,我在刺繡過程中就用到油畫的功底,這跟傳統刺繡有很大不同。”

  

  “臉部最難繡,專業的畫家對臉部的形定得比較準,眼部針距要短到1毫米 ,差一點點的話臉部就會變形,而且人物繡作品中,人的臉部又特別重要,”顧曉賢説,“我們都沒有這個功力去繡人臉,一定要靠師傅才行。不然,繡不好肯定要拆掉重繡,又費工時”。

  

  這幅經典名畫《貴夫人》,則是他與夫人的“姻緣線”。

  2003年的春天,一位台灣老者來到沈德龍位於蘇州的工作室參觀,被這幅《貴夫人》所震懾,隨即説道:“像,真像!”不久後,這對夫婦帶來一位女子,就像從鏡子裏走出來的《貴婦人》。

  “這便是我後來的妻子,好像是我無意中繡了自己心中的女神,然後她就走來了。”沈德龍笑着説,“妻子是台灣人,這是千里姻緣一‘針’一‘線’牽啊!”

  

  “雙面”繡郎 潛心迴歸

  要為黨慶生

  事實上,沈德龍是蘇州人熟悉的蘇繡大師,幾十年如一日,堅持傳承創新,致力發掘蘇繡藝術特徵,將油畫和刺繡相結合,創造了蘇繡“三散針法”,把原稿超凡的構思、意境與絲線完美結合,每一幅作品背後都有説不盡的故事。

  

  從藝25年,沈德龍把自己繡成了一幅蘇繡“雙面繡”:A面,那是以蘇繡大師而存在,把西洋畫的技巧引入蘇繡之中,繡出了大批融匯東西、震驚中外的蘇繡作品,僅一幅《蒙娜麗莎》就拍出千萬;B面,他創立了蘇繡“古吳繡皇”品牌,用十年時間開出了28家專賣店,成為蘇繡行業的領軍企業。

  

  今天的工博會上,有記者問大師,蘇繡如何與世界接軌,如何能在世界立足?沈德龍笑着回答説,“現在有很多學設計、學繪畫專業的年輕人都加入到蘇繡這個傳統工藝,賦予了蘇繡許多創新元素,有了設計感、創意的蘇繡,可以不斷去走向市場,走入百姓家裏,而不是窩在‘傳統守舊’裏,這都是蘇繡‘走出去’的星星之火,我的孩子們也都在學。”

  沈德龍説,這幾年,自己也已經潛心迴歸創作。“畫一幅油畫,將它變成蘇繡,要辦一個‘油畫-蘇繡’中西合璧展”,沈德龍説,“我明年還要為黨慶生,巨型油畫已畫好,同題的蘇繡作品也正在創作中。”

責編:吳昊

本篇文章共有1頁 當前為第 1

歡迎關注名城蘇州官方微信:www2500szcom(微信號)